距会议开幕还有:
    10月26-28日
中国 四川 成都
    Oct 26-28, 2020
Chengdu Sichuan China
会议背景Background

    2020年,全球大范围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运行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冲击。我国化工企业在经历了一季度的低迷开工之后,二季度生产销售逐步回归正轨,但目前多数海外国家的经济仍在遭受疫情的肆虐,全球供应链、产业链、资金链及运输等时而出现被干扰、被中断的情况,新冠疫情的负面冲击仍未见底。

    合成氨:近两年国内合成氨价格持续走跌,市场供应充足、下游高价位压缩等利空主导。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,下游己内酰胺、丙烯腈等行业受挫严重至量价齐跌,以及磷肥出口量下滑,导致商品氨需求同比缩减,行情继续低迷。随着新增项目仍在推进,下游行业及区域的合成氨自给率将明显提升,货源竞争增大、企业议价能力减弱,合成氨市场供需格局、价格影响将如何演绎?

    尿素:2020年上半年国内尿素市场表现差强人意,1-2月新冠疫情对市场需求及物流影响明显,3月春耕迎来需求爆发期,尿素市场表现抢眼,但因市场供给量增加价格再度下行。7-8月印度连续“发标”成功掀起国内涨价热潮,四季度国内市场进入淡储阶段,届时出口形势如何?后期国内产量能否因新增产能投放而大增?厂商在内贸与出口之间如何抉择?

    在此背景下,百川盈孚将于2020年10月26-28日在四川成都举办“2020年中国尿素及合成氨产业链市场研讨会”,诚挚邀请上下游企业、贸易商、技术科研单位等参加,共同为行业健康发展献计献策。

会议日程CALENDAR
日期 时间 议程安排
10月26日(周一) 14:00-20:00 会议签到
10月27日(周二) 08:30-18:00 主题演讲
10月28日(周三) 08:30-18:00 团体活动
会议议题Conference Topics
·宏观 ·天然气

2020年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全球蔓延,本就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,更加动荡不安,国内经济实现稳增长面临巨大压力。要坚定实施扩大内需战略,维护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大局。完善老基建或是中短期发展的发力点,布局新基建为未来长期发展赢取时间。

近几年四季度国内天然气供应出现明显缺口,采暖季工业用天然气价格大涨且气源紧缺,2019年以来随着中俄管线的开通、国内液化天然气接收站接受能力不断增强,国内天然气供应能力大幅提升,2020-2021年采暖季国内天然气市场又有哪些新的变化?

·煤气化 ·合成氨

煤气化是煤化工产业链中投资比重最高、能耗最高的装置单元,目前煤化工在投资、能耗、效率、产值、水耗等方面与石化相比仍有很大差距,煤气化技术的进步可以提高煤化工产业链的竞争力。

目前我国煤气化技术正呈现出多样化和多元化的发展趋势,装置规模和工程技术水平位于世界前列,煤气化技术今后的发展方向是提高煤种适应性,对煤化工行业的发展格局、效益具有重大意义。

近两年来,合成氨市场供需面转向宽松,而成本面及爆发性的供应面支撑已削弱,价格持续震荡跌至低位,且波动周期拉长。

受疫情影响,2020年己内酰胺、丙烯腈等行业受挫严重,中国磷肥出口下滑,国内合成氨市场持续低迷,而国内合成氨新增项目仍在推进,下游企业合成氨自给率不断提升,企业议价能力减弱,合成氨市场中远期市场格局、供需关系将如何演绎?

·己内酰胺 ·磷铵

2020 年上半年国内己内酰胺市场震荡走跌。春节后受疫情影响,终端复工时间一再推迟,库存压力下己内酰胺价格屡创新低。二季度,市场在多方利好支撑下逐步复苏,但整体价格仍处低位。2020 年四季度己内酰胺市场又将何去何从? 未来己内酰胺产能如何演变?

随着三磷治理的深入,我国磷肥行业侧供给改革开启,环保优势明显、资金雄厚、靠近资源的大型企业凸显出强大生命力。2020年磷肥行业加速整合,随着疫情逐渐好转,磷肥产销逐步复苏,但价格仍处洼地,未来磷肥行业如何另辟蹊径以保障内销和出口的有效收益?

·尿素 ·期货

上半年国内尿素市场表现差强人意,年初新冠疫情对市场需求及物流影响明显,3月春耕迎来需求爆发期价格走高,后因市场供给增加而再度下行。7-8月印度连续“发标”成功掀起国内涨价热潮,四季度国内产量能否因新增产能投放而大增?出口形势又将如何?

尿素期货品种上市一周年以来,期货价格和现货结算价格整体具有较高的相似度。现货行业参与期货市场热度逐渐提升,尿素期货价格发现、套期保值和规避风险功能不断给市场带来助力。未来期货和现货如何互动成就产业发展?

·板材 ·三聚氰胺

据不完全统计,2020年我国人造板上半年产量同比减少约30%,那么三季度产值如何?四季度产量能否回升?未来我国人造板行业发展面临哪些机遇和挑战?对尿素的需求是否有增长空间?

2019-2020年,国内三聚氰胺市场长时间处于低迷态势,2021年国内三聚氰胺产能将集中释放,供应长期过剩的前提下,随着全球复工复产的推进和经济的恢复增长,出口挑战与机遇并存,企业该如何稳健运行?